<thead id="qqdk8"></thead>
  •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

    1. 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他写下了生命的无常与爱情之痛

      作者: 王方 来源:文汇报
      2019-03-13 08:09 

      他把四年半的农场生活,具体说来,就是四千打鸡蛋、十头猪和九千磅牛奶,以自己的方式演化成《精灵鼠小弟》《夏洛的网》和《吹小号的天鹅》。

      上上个世纪的最后一年,E·B·怀特在纽约州弗农山出生。同时期(包括前后五年间)出生的美国著名作?#19968;?#26377;海明威、福?#22235;傘?#33778;茨杰拉德、刘易斯、艾略特和斯坦贝?#35828;取?#20182;们共同经历了此后半个多世纪中的一系列重大历史时刻,怀特却并未跟上述作家一样走上宏大叙事或周游世界之路,而是选择了另一种更为内向的写作——随笔和童话。

      他曾指出,“作家极其在意怎样表述一件事情,而表达方式就是全部的差别所在”。

      就像厄普代克所形容的,“他在对纽约和对缅因的爱之间徘徊”

      借由《纽约客》杂志初创年月起开设的专栏和移居缅因州北布鲁克林农场时期为《哈珀》杂志写的专栏,E·B·怀特日渐形成其特有而自在的“怀特体”随笔,也被誉为“奠定了影响深远的《纽约客》文风?#20445;?#23613;管怀特并不同意?#23567;啊?#32445;约客》文风”这样一种东西的存在;三?#23458;?#35805;《精灵鼠小弟》《夏洛的网》和《吹小号的天鹅》则让他的虚构文学得到广泛的传播。同时,他不间?#31995;?#20889;过一些诗歌,也同妻子、《纽约客》小说主编凯瑟琳·萨金特合编了《美国幽默资料库》一书。

      此外,他在1959年修订再版了自己的大学老师、?#30340;?#23572;大学教授威廉·斯特伦克于1918年自费印刷的《文体的要素》一书,这本当年被斯特伦克?#26223;?#22320;自嘲为“小书”的美语文法奥义随即成为文体写作的标准,被列入美国文科生必读书目,由此,怀特也?#24576;?#20026;文体家。斯特伦克在《文体的要素》里说,写作者始终要致力于“省略不必要的?#30465;保?#24576;特在修订版中也?#24247;鰨?#25991;?#24405;?#27905;方有活力。句应无冗词,段应无赘句”。怀特自己所信奉的写作工具书是?#27573;?#20271;斯特大词典》,他不仅常年把它带在身边,也让童话书里的动物角色们用它认字,甚至他自己唯?#24576;?#29256;的画作也是照着词典里的一幅海马图片用水彩画下来的。

      在其一生的写作进程中,“无论是年迈还是年轻的怀特,焦虑都是其一大性格要素?#20445;?#32780;梭罗及其《瓦尔登湖》对怀特的毕生影响则是另一要素。同样重要的是,纽约和位于缅因州的那个散布在他文?#25351;?#20010;角落的北布鲁克林农场,构成了其生活和文字生涯的两个地理坐标。就像厄普代克所形容的,“他在对纽约和对缅因的爱之间徘徊”。对此,怀特自己的解释是,“?#39029;?#20110;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在缅因与纽约之间游走。有钱财上的原因,也有对《纽约客》杂志的情感上的原因”。钱财和情感耗费了人一生大部分的脑力和体力,而作家的爽朗处之一也在于从不避讳谈到收入对个人生活的影响。

      1916至1924年的?#22235;?#26102;光,是怀特所说的“每个人在人生发轫之初,总有一段时光,没什么可以留恋,只有?#31181;?#19981;住的梦想,没有地方可去,只想到处流浪?#20445;?#26399;间,他服兵役、念完大学,坐船完成了阿拉斯加的远洋(《非凡岁月》一文里有着深入而精炼的记录)。回到纽约的第二年,《纽约客》杂志创立并在第九个星期后发表了怀特的第一篇随笔《向前一步》。1925年的纽约,对怀特的工作和生活是决定性的,除了《纽约客》之外,他还在该杂志编辑部遇到比他大六岁有余、婚龄五年并育有两个孩子的文学编辑凯瑟琳(怀特总称呼她为K),1929年两人结为夫妻,直至生命终点。

      渐渐地,怀特成为《纽约客?#20998;?#35201;专栏作者并在凯瑟琳的举荐下,于1927年起任“新闻热点”栏目编辑(直至83岁退休),由他加注在新闻后的那些短小评语睿智而醒目,而他对时政、现代化进程和国际关系等方面的大?#20811;?#31508;文章,反复读来,始终有着准确而极具预言性的见解。

      对于“纽约”的描述,《这就是纽约》一篇被他的文字迷们传诵至今,以那段“大体上说,有三个纽约”为最。文中他又提及,“许多人定居这里,可能只是为了逃避而非面对现实?#20445;?#37027;么,如果一个纽约人(如怀特自己)主动迁离纽约,他又在逃避或打算面对什?#33576;兀?#36523;在纽约?#20013;?#31995;缅因的怀特究竟想要什?#33576;兀?#25110;者说,对于“E·B·怀特的纽约”的描述,《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实在值得一读再读。

      《夏洛的网》在出版前八易其稿,缅因农场的动物在书中一一登场

      假如没有1938年移居缅因农场的决定,假如不是因为凯瑟琳长期担任《纽约客》儿童文学评论而让家里堆满童书稿件,怀特很可能不会写那三?#23601;?#35805;;然而,历史的真实性最难追溯,更何况假设。因为在《纽约客》之前,他的文字最早见诸儿童文学杂志——《圣尼古拉斯》(九岁时,他就在该杂志上发表了关于小老鼠的诗歌,《圣尼古拉斯》的作者还包括马克·吐温、?#36820;?#25991;森和吉普林),而梦见斯图尔特(鼠小弟)也早在1920年代;另外,怀特父亲带领全?#20197;?#32517;因湖区度过的难忘的1904年?#22902;歟?#20197;及怀特的哥哥、景观建筑学教授?#30171;怪被?#22253;(即植物墙)的发明者斯坦利·怀特对儿童时代的E·B·怀特在阅读和探索大自然方面的启蒙,都让三?#23601;?#35805;的写作看起来势所必然。历史往往出自偶然?#24405;?#20294;有时又很符?#19979;?#36753;。

      1938年,在怀特的坚持下,一家三口从纽约移居缅因州的北布鲁克林农场,同期他在《哈珀》杂志开设随?#39318;?#26639;“人各有异?#20445;?#30452;到1943年因“二战”原因重返纽约。四年半的农村生活——与动物们、独木舟和自然界的朝夕相处,同时为了专栏的?#20013;?#20889;作,他规定自己“每天九点到十三点,要与书?#30475;?#27493;不离?#20445;?#22343;成为怀特和全家日后珍贵的理想记忆。其理想程度,极似荷尔德林诗句所言,“人充满?#22270;ǎ?#20294;却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

      《哈珀》杂志的专栏见证了这段缅因生活对怀特的深长意味,并旁观着其如何将“1942年的农场指标——四千打鸡蛋、十头猪和九千磅牛奶?#20445;?#28436;化成1945年的《精灵鼠小弟》、1952年的《夏洛的网》和1970年《吹小号的天鹅》三?#23601;?#35805;。

      作为美国童话作者,比怀特小几岁的著名的苏斯博士要更贴近儿童,也就是说,怀特写了三本?#24576;?#29256;社认为不那么“标准”的童话,但他坚持认为有必要那样写,尤其是《夏洛的网》中关于蜘蛛夏洛死去的标题文字,以及《精灵鼠小弟》没有交代结果的结尾。他说,“我让斯图尔特处于自己的探寻中,目的是为了表明,?#36153;?#27604;发现更加重要,旅行?#21364;?#21040;目的地更有意义。或许,在一本儿童书中写下这个想法太过缥缈,不过,?#19968;?#26159;写了?#20445;?#36825;让人多少联想到安徒生,他的童话深刻地涉及了生命的无常和爱情之痛,因为他是为了将很快长大的孩子和孩子背后的大人所写。

      《夏洛的网?#26041;?#23614;处让读者真正面临的并不仅是夏洛的死,更是生命到底是什么的问题。怀特在出版前八易其稿,缅因农场的动物在书中一一登场,而对蜘蛛夏洛的所有描述,则来自于怀特长时间的悉心观察和向蜘蛛研究学者的专程请教。事实上,对蜘蛛的喜好,早已在他1929年新婚不久写给K的少见的情诗《自然史》中出现,蜘蛛是整首诗里唯一的意象。

      他不在乎“最”和“伟大”这样的字眼,?#36824;?#27880;让自己浮想联翩、心潮澎湃、让打字机进入状态的东西

      1957年,因怀特对缅因的眷念,凯瑟琳卸下《纽约客》小说主编一职,两人终于定居北布鲁克林农场;“定?#21360;薄?#29992;夏洛的话说就是,“大部分时间都可以静静地呆?#29275;?#19981;必满世界乱跑。当我一眼望去,就会发现什么是好东西”。同年,在前往缅因之前,怀特用《告别四十八街》一文挥别了他的纽约以及之前30年住过的八个纽约寓所,包括“有流水和?#24049;?#26893;被,在绿宝石沙龙和联合国总部之间”的龟湾花园,而他统称它们为“栖身之地”。

      可是,1960年之后,凯瑟琳的健康一直堪忧,最后等着的只能是永别。1977年,凯瑟琳因心力衰竭去世,结婚近48年的怀特失去了K,“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现在是身处地狱边缘……?#20445;?#21363;便是第二年获得了普利策文学奖,他仍这样写道,“没错,凯瑟琳当然会为?#19968;?#24471;普利策感到高兴,可没有了她,生活对我已无甚意义……她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奖励,我竟能获此大奖,早已心存敬畏”。没有了K的怀特,一个人在缅因农场整理书稿、写书?#29275;布?#32493;孵蛋;他认为一个蛋是最完美的东西,因为它蕴含着生命。《吹小号的天鹅》里的路易斯从一个天鹅蛋里出来,由缅因营地起飞,一路掠过红石湖、波士顿?#22836;?#22478;,几乎飞在整个美东的上空。《夏洛的网》以蜘蛛之死解释生命的意味,《吹小号的天鹅》则将生命置于更为复杂和绚烂的背景。

      79岁时的怀特形容自己始终不能摆脱自认为一个19岁小伙子的形象,而厄普代克对他的印象是“脆弱的圣人,《纽约客》传奇的活生生的见证”。1985年10月1日,怀特逝世于北布鲁克林农场,名列美国文?#35828;?#22530;。10月4日,《纽约时报》发表?#20960;媯?#22914;同宪法第一修正案一样,E·B·怀特的原则与风格长存”。

      作为一系?#24418;奶?#33267;高荣誉的获得者,E·B·怀特?#24576;?#20026;“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随?#39318;?#23478;和文体家?#20445;?#20294;素来谦逊的他应?#27809;?#24314;议把“最”和“伟大”的字眼去掉,用英语“writer”的直译似乎更符合他的风格,即一名写作者,而这名写作者“应该关注任何让他浮想联翩、让他心潮澎湃、让他的打字机进入状态的东西”。

      (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33322;?#25480;)

      相关链接

      E·B·怀特精?#35270;?#24405;

      你一直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为你结网,因为?#19981;?#20320;。再说,生命到底是什么啊?我们出生,我们活上一阵子,死去。一只蜘蛛,一生只忙着捕捉和吃?#26434;?#26159;毫无意义的,通过帮助你,也许可以提升一点我生命的价值。谁都知道人活着该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夏洛的网》

      生命来得这?#33576;眩?#21364;去得这么容易。

      ——《夏洛的网》

      ?#20197;?#20040;变得这么脆弱,居然会为一只微不足道的蜘蛛哭泣?#24247;?#25105;很高兴?#19968;?#33021;有这样的脆弱。它证明?#19968;?#27963;?#29275;一?#26377;呼吸。——《夏洛的网》

      生命都是一样可贵的,情感都是一样相通的,不管在怎样的生命之间;生活都是一样有悲有喜的,其意义都是各不相同的,不管你如何去度过。——《夏洛的网》

      他们只是觉得那上面比别的地方更好,所以就不停地在上面来回疾驰。如果他们头朝下静静地?#20197;?#26725;上等?#29275;?#20063;许会等来一些好东西吧。——《夏洛的网》

      人们应当向死而生,这样才能一早诚实起来。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

      今天的幻想就是明天的新闻。

      ——《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

      精神生活上最重要的秘诀就是简单;事实上,简单自身就是最大的障碍,因为它让那些具有高度复?#26377;?#30340;人无法企及或不可能接近,而这些人坚持要用相应的迂回曲折手段或治疗方法来克服自己的痛苦。——《最美的决定》

      暴风肆掠时刻,思想是不可能的,未来给大风和波涛卷去,我终于生活在当下,而当下如此辉煌——丰富,美好,令人敬畏。我对生活的所有向往,都着落在这里,?#36335;?#25105;轰饮下涌上甲板的每一排巨浪,此后仍然会觉得干?#30465;!?#37325;游缅湖》

      多关心原则,少关心结果。我们并不要求结果,只是要求一个具体实施的计划。

      ——《菖蒲?#21834;?/p>

      在他告别的每一处地方,照我看来,都会丢下一些要紧的东西,随后又以不那么拘谨的身段开始了新的生活,恍如蜕壳的龙?#28023;?#19968;时间变得柔软,但也不免脆弱起来。——《这就是纽约》

      文学的?#27604;伲?#19981;是在作家结为一伙之日,而是在他们相互轻慢之时。(诗人是卖弄笔杆子的人中自视最高者,从长远来看,他们最有地位,最具影响力。)即使邪恶当道,作家应当留心的,也只是自然而然地吸引他的想象力的那些事物,不管它是自由还是椿象,下笔时也不妨从容些。——《人各有异》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20445;?#38500;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23601;猓?#20854;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email protected]
      中文 | English
      广东36选7 标志

      <thead id="qqdk8"></thead>
    2.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

      1. <thead id="qqdk8"></thead>
      2.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