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qqdk8"></thead>
  •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

    1. 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单嘉玖:我和父亲两代故宫人

      作者: 李扬 来源:文汇报
      2019-03-13 08:17 

      1978年冬,21岁的单嘉玖走进故宫,从头学起,成为一名书画修复师,这一干就是40年。如今,她已是我国顶级书画修复师,当之无愧的“大国工匠?#34180;?#22312;书画修复生涯中,数百幅传世书画经由她的手重现生机,延续寿命。

      她的父亲单士元(1907-1998)与故宫的缘分,更是具有传奇色彩,有人将之概括为:“溥仪出宫,单士元进宫?#34180;?924年,清?#36820;?#28325;仪出宫,民国政府成立“清室善后委员会?#20445;?7岁的单士元应聘为“善委会”查点物品的书记员,他的一生从此与这座宫殿紧密相连。从最初的档案整理,到新中国成立后主持故宫全面大修,直至耄耋之年还在为故宫恪尽职守,被尊称为“看护国宝的国宝?#34180;?/p>

      单士元先生在故宫工作了74载。如今,单嘉玖也已经退休,但是她仍谨记父亲对她的教诲,兢兢业业为故宫修复书画、培养书画修复人才。父女两代人用自己的生命时光在守护着国宝,续写着故宫的历史。

      【人物档案】

      单嘉玖,1957年生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古代书画修复专家,曾修复大量古书画,完成断裂、糟朽、霉烂、粘损、缺失等不同损坏的修补复原,以及手卷、立轴、横披、册页、匾额、对联、画屏、贴落、扇面、槅扇画等不同装裱格式文物书画的装裱和修复。指导培养故宫及其他博物馆书画修复人员十余名。

      薪火相传

      两代人的故宫缘

      走进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的书画修复室,外界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仿佛有一道天然屏障,将不远处的故宫开放区里日均6万游客带来的喧嚣都屏蔽掉了。

      在这里,时间停留在每一个不急不躁的细节上,停留在与文物同频共振的呼吸中。修复师们手上有最精准的老手艺,?#27492;?#36731;盈的动作,却是经过千万次练习后达到的精准与稳健。

      单嘉玖留着温婉的齐耳短发,身着白色工作大褂,工作中的她专注而内敛,同时透着一种“手艺人”特有的细心、耐心与严谨。墙壁上,是她刚刚耗时四个多月修复完成的清代宫廷画家周本的山水画贴落。在她身旁,?#29238;?#24180;轻的修复师正一丝不苟地修复着养心殿的槅扇?#23613;?#20182;们都是她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单嘉玖时不时俯身查看,给以指导和建议。

      尽管已退休两年,但是她依然如往常一样,一件接着一件地修复,因为太多的书画在等待她的抢救与修复。

      在故宫从事书画修复长达40年,?#20004;?#22905;耳畔犹会回响起父亲当年的谆谆教诲:“故宫的文物是几千年中华文化的结晶,这些文物永远会被人们珍视、传承下去。你做的这份工作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事,把文物完整地传下去,你要跟师傅好好学,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经验的事。”

      父亲语气中透出的对故宫的热爱,?#20004;?#28145;深印刻在单嘉玖的?#38498;?#20013;。?#30333;?#31105;城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饱含着父亲的深情厚爱。从17岁进入&lsquo;清室善后委员会&rsquo;,到经历故宫博物院从成立到成长的所有风雨跌宕,父亲在故宫度过了74个春秋,可以说无论精神上?#25925;?#24863;情上,父亲都与故宫博物院融为一体了。”她说。

      在故宫里,单士元先生感受过祖国的风雨沧桑,又见到新中国成立后的振兴与走向富强。

      单嘉玖记得父亲曾经说过:“我这一生看过五种旗帜在故宫飘扬:大清的龙旗,孙中山辛亥革命五色旗,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日本的膏药旗,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我只爱新中国的五星红旗。”

      单嘉玖一直生活在父亲身边,照顾父亲的生活起?#21360;?#22905;说,每天父亲?#20154;?#26356;早到故宫。“我父亲一?#27815;?#26089;已养成一种习惯,?#28784;?#19981;出差,每天一定要在故宫里走一走,看一看,直到90岁时还天天来故宫转转。”

      单士元先生曾说,故宫作为原明清皇宫,一砖一瓦都是不可再生的历史遗物,要用历史的眼光来认识与研究。“父亲走遍了故宫每个角落,每当发现维修中的垃圾,一定好好检视,?#28784;?#21457;现有价值的构件,包括残砖碎瓦,颓梁断木,都会加以保留。即?#20849;?#19979;来的破顶棚?#19981;?#35748;真检查,如果发现夹层中有乾隆高丽纸等一类的宫廷旧纸,会让图书馆的同志前去采集,以备修书之用。”

      单嘉玖始终铭记的,是父亲在得知她要从事书画修复工作后,对她郑重嘱咐:?#26696;?#25991;物不能玩文物,?#28784;?#35302;犯这个?#32043;擼?#23601;会产生私心。这是咱们家的家规,你一定要做到。”

      父亲的教诲单嘉玖始终不敢忘。甘守清贫的她没有染指过文玩市场,40年来,始终如一地静心修复着每一件国宝文物。退休后,曾有公司付很高的报酬请她去帮忙,被她谢绝:“是故宫培养了我,我只给故宫干活,给故宫培养徒弟,外面的事一概不参与。”

      ?#26696;?#25991;物不能玩文物?#20445;?#20063;正?#20146;?#20026;文物专家的单士元先生一生恪守的原则。他从不收藏文物、从不以商?#30340;?#30340;为别人鉴定文物,他生活朴素节俭,曾笑言自己是“三穷老人?#20445;?#21363;穷学生、穷职员、穷教授。他说:“故宫处处是历史,件件是文物。对于鉴定文物,我并不反?#20113;?#37325;要作用,但单纯以货币价值定高?#20572;?#37027;是古玩商人,而不是文物工作者了。”

      “每当有人问我,父亲对我的影响是什么?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父亲做了什么,而是他的师辈们对他的影响。故宫博物院是在军阀政权的不断更迭中艰难诞生和成长的,我常听父亲忆起陈垣、庄蕴宽等师长,他说,当时这些先生在故宫工作一无工资二无津贴,他们没有私利和私心,体现了保护祖国文化遗产的觉悟与正直人生。”

      单嘉玖说:“父亲对师?#24425;?#32456;有一种深深的崇敬,这几乎成为鼓舞他一生的力量。他传承着这种精神,这种精神也影响着我。”

      父亲始终坚持

      “修旧如旧”原则

      “父亲一?#27815;?#26368;看不够的是故宫宏伟的建筑。”单嘉玖说,父亲曾经谈到他开始研究古建筑的原因,那是上世纪30年代,他在北京大学读研时,听陈衡哲教授在西洋史课上讲道:“中国建筑有独特的艺术风格。?#19978;?#30340;是,外国人写的世界建筑史中,从来不提中国建筑艺术,因为他们不懂,也因为我国缺乏专业人员从事研究,因此被人瞧不起。”这番话对他触动很大,在强烈的民族自尊心驱使下,他立志在建筑领域刻苦钻研。

      新中国成立后,单士元先生以加倍的热情投入到所热爱的事业之中。故宫宫殿自鸦片战争以后就日渐衰落,当时,故宫博物院缺少专门的古建筑研究保护人员,没有专业的古建筑维修?#28216;椋?#22823;量的古建筑亟待修整。

      1954年,文化部文物事业管理?#24535;?#38271;郑振铎?#19994;?#24314;筑学家梁思成,请他推荐一位能?#36824;?#29702;故宫古建筑的专家。梁思成说:“用不着我推荐,故宫现在就有一位——单士元。”于是,经郑振铎局长推荐,故宫博物院吴仲超院长委任单士元先生主持古建筑维修保护管理。此后,他将自己的余生全部贡献给了故宫古建筑保护事业。

      “不住人的房子容易坏,面对如此庞大的建筑群体,从什么角度入手、确立一个什么样的保护方针尤其重要。”单嘉玖说,在主持故宫古建筑保护工作期间,父亲始终坚持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坚持使用原材料、原工艺的做法,防止建设?#20113;?#22351;,反?#28304;?#25286;大改,反对“焕然一新?#34180;?#20182;强调古建筑的维修不同于简单的修房子,要在忠?#36947;?#21490;,保护历史的前提下进行,不能把故宫修成“新宫?#34180;?/p>

      为此,单士元先生确立了“着重保养,重点修?#26705;?#20840;面规划,逐步实施”的十六字方?#32772;?#24182;且始终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所谓修旧如?#26705;?#26159;指不改变原建筑的法式与结构,这一?#37117;?#21331;识的指导方?#32772;两?#20173;然是维护故宫古建筑的基本原则。

      1958年下半年,一项繁重而紧迫的大修故宫古建筑的任务布置下来,要求赶在1959年10月前完工,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全面领导规划这次大修的是单士元先生。

      头一项大修任务是对太和殿及其四庑崇楼等脱落残损彩画重新彩绘,但是,一个突出问题是太和殿与太和门外檐彩画是民国初年?#24613;賦频?#30340;袁世凯所为,不但与清代原有彩画极不相称,更不能作为这次重绘的依据。在查看文献资料后,他决定按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重建后的太和殿外檐彩画重绘,做到内外檐彩画一致,恢复康熙时期原状。他找来了原故宫内的老工人,还特别聘用了原京城南城九龙斋画店掌门画工何文奎及?#32972;?#40723;楼文翰斋画店老师傅张连卿。在精工巧匠的修复下,不仅在太和殿、太和门除去了袁世凯?#39057;?#26102;?#20889;?#30340;粗糙无章的外檐彩画,而且重新恢复康熙三十六年原有的和玺彩画,高质量完成了大修任务。

      单士元先生注重古建筑人才的培养和挖掘。解放初期,他?#21310;?#25405;留了被称为“故宫十老”的10?#28784;?#36229;过退休年龄的杰出工匠,担任工作指导,按月付酬。在他的呼吁下,经文化部批准,将工匠?#28216;?#30001;临时工改为正式合同工,改变了春季招工、冬季歇工时工?#25104;?#21435;的旧制。作为带头人,他还大胆带领青年专业人员开展工作,先后主持了太和殿保养、午门修缮、角楼落架大修等重要工程,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古建筑专业人才。

      虔敬之心修书画口传心授教技艺

      明代周嘉胄在《装潢?#23613;?#20013;把书画修复形容为“病笃?#21491;健保?#21307;善则随手而起,医不善随剂而毙?#34180;?/p>

      对于古书画来说,好的修复师如同?#23478;劍?#20462;复一次,至少可以使其生命延长上百年。单嘉玖在故宫的40年中,数百件古书画文物经她的手得以延续生命。

      新中国成立后,故宫的第一套书画修复班底在1954年组建起来,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书画装裱大师,集中修复一大批故宫院藏的?#26448;?#31934;品,单嘉玖的师傅、曾修复《五牛图》的孙承枝便是其中的一员。

      “1978年冬,我结束了农村插队,那时故宫正在大?#31354;?#24180;轻人,文物修复复制工厂要招两名古书画修复人员,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走进了故宫。”那时,单嘉玖对书画装裱修复一窍不通。第一天上班,师傅孙承枝把一?#25345;?#24448;桌上一搁,上面放把马蹄刀,让单嘉玖把纸上的草棍、煤渣刮掉,还得保持纸张的完整和光洁,这一刮就是3个月。

      “我从小受父亲影响,对长辈、文物都有一种?#27425;?#24863;。那时候每天练基本功,?#19981;?#24863;到闷闷的,但是师?#21040;?#24178;就干,怎么做针锥、削起?#21360;?#20462;刷子,都得自己干。”单嘉玖回忆说,第二年进入一些品式上的学习,学做立轴、手卷、册页等等?#22351;?#19977;年,才开始在师傅带领下进行简单的文物修复。

      “现在回?#32772;?#30952;刀刮纸不只是练基本功,也是磨你的性情。你得坐得住、静下心,不能毛毛草草。那一?#31283;肥等?#25105;难忘,后来总觉得这种磨?#30701;?#26377;用了。”

      古书画通常分四层,一层画心、一层托心?#20581;?#20004;层?#25345;健?#20462;复过程中最难的是“揭”的环节,特别是托心纸,既要?#19994;?#24178;干净净,又不能使画心受损。因此,这是一个心血滴灌的过程,收起自己的个性,完全跟着古画走,如此才能妙手回春。

      单嘉玖说,尽管现在有了仪器检测,甚至能精微到纸的纤维,但是修复的核心?#25925;强?#20154;的经验,清洗、揭背、托心、隐补、全色的过程全部依靠手工,耗时最长的需要一年,最短也要三个月。

      “我们之所以被称为&lsquo;画医&rsquo;,是因为真的很像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人病了,吃什么药、打什么?#32772;?#21462;决于病体和病情。书画病了,怎么抢救、如何修复,则取决于作品的受损状态,而不是文物等级的高低。传世名作,由于历朝历代都是重点呵护对象,受到损坏的几?#21490;?#32780;偏小,?#25925;?#31561;级?#31995;停?#29305;别是流传于民间的藏品,由于受损原因多样,修复更难。”

      单嘉玖完成过许多高难度的修复,其中,让她最为难忘的一次修复,是明代的《屠隆草书诗轴》。这幅诗轴纵208厘米,横96厘米,修复前十分残破,画心上纵向撕裂52厘米,画心与小托心之间出现空鼓,原残画心不同程度翘起。单嘉玖说,这件文物是中国古代“小托心”修复法的代表作,“小托心”与画心性质相同,不可再揭动,但是由于?#32972;?#30340;补偿做法失效,必须重新整合。修复这幅作品时,需带糊大面积、多部位同时暗复,稍不留神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因此整个过程如履薄冰。她埋头修复了整整十个月,最终,成功修复完成。

      “?#28784;?#19996;西还在就得修,甭管破成什么样,也得一点点给拼好,有时都成了一团了也得给解开,这就是修复人的职责。”每修复一件具有挑战性的书画作品后,她会将过程与心得撰写成文,如今已发表近20篇论文。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书画的装裱修复技艺已有1700多年历史,基本上靠师徒的代代传承。如今,单嘉玖也将自己40年来积累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人,她目前带了5个徒弟,每一个都是从手把手开始教起。“如果说修复质量的优劣与技术水平的高低成正比,知道怎么做才能做得更好,靠的则是背后的知识和经验。师辈们留给我们的不仅是高超的技术、深厚的知识和丰富的经验,还?#24515;?#31181;视文物为生命的?#20998;剩?#20063;是我们继承于前、又责无?#28304;?#20256;续于后的特殊使命。”

      由于常年弯腰俯身,故宫里上年纪的书画修复师,或多或少都有腰椎、颈椎问题,甚至胃病。然而,这里的不少“画?#20581;?#21364;都工作了几十年,退休了又返聘回来,继续修复书画。

      采访临近结束,记者问,在书画修复领域,工匠精神有怎样的内涵?单嘉玖?#20102;?#29255;刻,认真地说道:“工匠精神首先是热爱这份工作,对文物有?#27425;?#20043;心,要有这种?#20998;?#25165;能把事做好,如果对文物没有起码的尊重,就做不好这份枯燥的工作,尤其现在外界的诱惑非常多,?#27425;?#20043;心是这个职业的基本素养。”

      干了40年的单嘉玖,如今?#28304;?#27599;一次修复依旧是小心翼翼,职业性的?#27425;?#19982;谦恭,早已成为生命底色的一部分。

      “故宫里这些古书画一代代传下来不容易,不能在我们手里给断掉,我们得继续传承下去,让子孙万代都能看到。”对单嘉玖来说,今后的岁月里,她将继续一件接着一件地修复,同时,还要把40年来积累的全部经验教给年轻人,让老祖宗留下的传统书画装裱修复技艺完好地传下去,这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记者手记

      以赤诚之心守护祖国瑰宝

      温暖而谦逊,?#31895;?#32780;淡泊,这是单嘉玖留给记者的最深印象。她反复谈到了磨性子,静下心来,心怀?#27425;貳?/p>

      采?#23186;?#26463;,单嘉玖答应了记者写下一句寄语的请求。在思考了两天后,她发来了八个?#37073;骸?#24037;?#25345;?#20107;,莫不虔敬?#34180;?#23071;秀的字迹,一笔一画写?#38665;?#24685;敬敬,从中能够感受到她心底里的“虔敬”之心。

      单嘉玖身上不仅传承了书画修复技艺的专业精神,更继承了父亲的风骨与风范——坚持原则,淡泊名利,以赤诚之心守护祖国文物瑰宝。

      采访中,单嘉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进故宫时父亲对她说的话。当时她?#25925;?#20010;小学生,一次,学校组织学生去故宫拔草,父亲得知后,对幼小而懵懂的她说:“过去皇宫里每年都除草,那时候是太监干的活。故宫现在是博物馆,你能给故宫做点事,好!”

      ?#26696;?#25925;宫做点事?#20445;?#22914;今回望,这句话饱含深意,也仿佛为她的人生指明了方向。也正是这种耳濡目染,让单嘉玖与父亲一样,一生钟情于故宫、坚守和传承故宫精神。她说:“父亲一?#27815;?#26368;看不够的是故宫宏伟的建筑,而我成天触摸的是故宫的手卷、立轴、册页、贴落、扇面……”

      如果生命是一炉旺火,单嘉玖也如同父亲那样将生命之火都投入了故宫的文脉传承之中。而他们的经历、信念,也是一代又一代故宫守护者的缩影——将自己的青春韶华、热血与汗水都融入到故宫这一座文化宝库。

      时光流转,相信无论多少年以后,当人们观赏紫禁城里保存完好的宫殿建筑、精心修复的传世文物时,都会感受到,这里不仅有文物传达的历史信息,还有着故宫守护者们的生命体温。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20445;?#38500;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23601;猓?#20854;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24066;?#31105;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25285;环?#26412;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20113;?#23427;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25285;?#22914;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email protected]
      中文 | English
      广东36选7 标志

      <thead id="qqdk8"></thead>
    2.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

      1. <thead id="qqdk8"></thead>
      2.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