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qqdk8"></thead>
  •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

    1. 文化频道 > 图书

      金庸武侠小说的热闹与门道

      作者: 王兆贵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19-03-07 14:07 

      说心里话,我对武侠小说最初并无兴趣,以为这些打打杀杀的故事纯属胡编滥造,不值一看。直到有一次,我见一位儒雅的老上级戴着老花眼镜看金庸看得入迷,这才取来一套《天龙八部》看将起来。不看则已,一看?#22836;?#19981;下了。?#28304;?#32780;后,凡能买得到的金庸武侠小说,就都买来阅读,直到把他写的所有武侠小说都看了一遍。再后来,?#24425;?#26681;据金庸武侠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也逐一看了个遍。

      要说第一感觉,主要?#25925;?#30475;热闹。因为在我的头脑中,原本就没江湖这一概念,对武打套路就更陌生了,之所以能一路读下去,在于金庸小说所制造出来的悬念和热闹,特别是金庸笔下的那些人物组合,一个比一个神奇,一个比一个古怪。全真七子、武当七侠自不待说,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恶人、江南七怪之类的人物,很难用善恶相区分,以正邪来论定,他们上场后的表现,热闹得不得了,不由你不看下去。

      金庸?#24425;?#30340;故事,刻画的人物,生动有趣,余味隽永,以至于让那么多人为之痴迷。回头仔细琢磨,恐不单单是热闹,总有一些门道在里边,总有一些文化因子起作用。中国?#35828;?#20384;客情结源远流长,在绵?#27704;?#31215;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富有传奇色彩的“任侠文化?#34180;?#33509;从司马迁《史记》中的游侠、刺客?#20889;?#36215;算,经过唐人传奇的烘?#23567;?#26446;白《侠客?#23567;?#30340;渲染,再到晚清?#24230;?#20384;五义?#36820;?#20070;的滥觞,作为通俗文学的组成部分,武侠小说逐渐走向成熟。以金庸为代表的新武侠小说的兴起及影视剧改编的跟进,在更大范围内将武侠文化推向了极致,进而产生了一定的社会效应。由于侠客情结蕴含的是人们对邪恶的愤懑与憎恨,对正义的渴望与追求,进而成为人性中惩恶扬善的内在驱动力,文艺作品中的侠客形象也就很容易深入人心,“侠?#25105;?#32966;?#34180;?#20384;骨柔肠?#34180;?#38081;血丹心”?#21364;视?#28436;化为对崇高人格的赞美,“侠之大者,为国为民?#34180;?#20154;在江湖,身不由己”等,则成了耳熟能详的口头禅。

      由于武侠小说能够满足各个层次读者的精神需求,长期以来都有市场。如果说高雅文学是殿堂,通俗文学是原野,那么武侠小说就是地道的江湖了。流连于这个江湖的读者群体,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特别是当这个江湖中异军突起,出现了“带头大哥?#20445;?#23601;会产生从者如云的轰动效应。金庸将新派武侠小说的艺术魅力提升到?#20843;?#26410;有的高度,形成了跨代共享的众多“金迷?#20445;?#20197;其作品为底本的影视剧,已普及为坊间娱乐消遣的功夫茶,以至?#35805;?#20877;版,拍了又拍。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本世纪中期,《神雕侠侣》已经拍过十几个版本,按理说都拍滥了,也该收手了,可时至今日又要翻拍了。这在中国文化艺术史上,堪称一大奇观。与此同时,贬抑金庸小说的声音也从未止息,总之认为其作品?#33268;?#27973;薄,俗不可耐,根本就不配称文学,更不应选入教材。

      毋庸讳言,金庸书写武侠小说的初衷,确为报纸的发行量计,出于商业头脑。正因为如此,写出来的东西必须有卖点、有市场,引人入胜才行,甚而至于让人?#38476;?#21483;绝,欲罢不能。?#20197;说?#26159;,金庸做到了,且一发而不可收。自古而今,评判小说水准的尺度很多,集中到两点,一是文学造诣,二是持久畅销。两者兼具,无疑是上品。金庸的作品虽然上不了纯文学的档次,只能归于通俗小说之列,但就金庸作品所产生的社会效应而言,其文化影响已?#23545;?#36229;出了文学圈。更何况金庸又花了十年的打磨工夫,将其小说的文学品格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宽广宏大的叙事画面、悬念丛生的故事情节、扣人心弦的打拼场景、波澜起伏的人物命运、出乎意料的人生结局,更是把新派武侠小说的艺术境界推向了巅峰?#21050;?#24179;心而论,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不是一回事。金庸小说中所阐发的传统文化,?#28210;?#19982;泥沙混杂,精华与糟粕并存;其写作套路?#24425;竅远?#26131;见的,确实没有摆脱传奇叙事的窠臼和斧凿痕迹,在高雅文学的殿堂里也许很难占得一席之地,但在通俗文学的领地里确是异峰突起,独树一帜。

      有道是,高山流水知音少,阳春白雪和者寡;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唯有根植于大众土壤的文化艺术,才能枝繁叶茂,四?#22659;?#38738;。就像风靡全球的流行歌曲一样,又?#20852;?#33021;说下里巴人不是艺术,通俗文学不是文学呢?《基督?#35762;?#29237;》也就是一个抑恶扬善的复仇故事,在叙事方式和情节铺排上,比金庸的武侠小说并无多少高明之处,还不是一样被奉为经典吗??#28909;揮心?#20040;多人乐此不疲地捧读武侠小说,集集不落地追看武侠电视连续剧,总不能说?#19981;?#37329;庸的人都是俗物吧?不论怎么说,称金庸先生为新武侠小说的泰斗当不为过。金庸走了,却并没有走远,因为他把一个多彩的武侠世界留在了人间,是当之无愧的“武林盟主?#20445;?#20182;老人家的精神遗产将与那片汪洋恣肆的江湖同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20445;?#38500;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24066;?#31105;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20113;?#23427;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26412;?#26377;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email protected]
      中文 | English
      广东36选7 标志

      <thead id="qqdk8"></thead>
    2.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

      1. <thead id="qqdk8"></thead>
      2. <big id="qqdk8"><menuitem id="qqdk8"><mark id="qqdk8"></mark></menuitem></big>